•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英文翻译团队:让中国声音被更多人倾听 2019-06-14
  • 昆明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14
  • 西咸新区四天18宗土地成交 土拍市场活跃三桥板块成焦点 2019-06-13
  • “媒体大脑”也在学习政府工作报告,机器发现了这些看点! 2019-06-13
  • [微笑]正是因为土地是属于全民的,你个人要使用就必须付钱,不然就占了大家的便宜。 2019-06-12
  • [FUN来了]惨!男子一个过肩摔 摔得女友面目全非 2019-06-12
  • 丹东楼市调控后日均销售不足20套,市场回归正常 ——凤凰网房产上海 2019-06-0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07
  • 吸引港澳多所学校报名参赛 2019-06-03
  • 全国检察机关近3年办理生态环境资源领域公益诉讼案件近2万件 2019-06-01
  • 新四军用“梅花桩”战术布阵阻敌 打出1:10战损比 2019-05-2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5-25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5-25
  •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05-23
  • 【专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微电影优秀作品展示 2019-05-22
  • 贵州省快三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我是令狐冲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碧海枫林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第二百四十九章 碧海枫林

      “幽冥蚀骨蛊?那是什么?很严重的毒吗?”令狐冲一把抓住平一指,急切的问道。

      “哎呦,令狐少侠轻一点!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平一指苦着脸说道。

      “冲哥,你先冷静点,听平大夫怎么说?!庇辖羯锨叭暗?。

      令狐冲松开平一指,歉然道:“对不住,刚才我失礼了?!?br />
      平一指摆了摆手,道:“不碍事,只是令师妹中的不是毒,或者说不是一般的毒,而是蛊!”

      令狐冲问道:“什么意思?蛊又是什么?”

      平一指捋了捋胡须,道:“蛊源于毒却又并非毒,类似于神教的‘三尸脑神丹’,并无确认对应的解药解救,只能通过某些特殊的药物维持不使其发作?!?br />
      令狐冲颤抖着声音问道:“那……那也就是说你没有办法救我小师妹?”

      平一指默然点了点头,道:“这种蛊,并非我中原所有,据我所知只有塞外的扶桑国鲜有流传……”

      “扶桑?又是扶桑!”令狐冲双拳紧握,对这个国家从今到古他没有一点好感。

      盈盈一怔,道:“那这么说下毒的极有kěnéng是天门中人!”

      令狐冲道:“我现在不关心到底是谁下的毒,这些都以后再说,眼下该怎么救治小师妹才是头等大事!”

      平一指叹息了一声,他一生救人无数,在投师学艺之时便有励志成为天下第一神医救人于旦夕之间的夙愿,只是因为一件事情让他对“蛊”这种东西很是抵触,不愿意接触……

      在令狐冲和盈盈相互交谈之际,平一指怔怔的出神,思绪在少年时一片碧绿色的枫林中游荡,喃喃自语道:“师父,您是对的!原来这些年我一直错的很离谱……”

      令狐冲和盈盈二人并没有留意平一指在嘀咕些什么。只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感到绝望。

      “平大夫,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么?”令狐冲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我救不了她?!逼揭恢敢×艘⊥?,继续道:“不过有一个人却一定可以办到!”

      “什么人?”令狐冲不假思索的问道。

      盈盈也是颇感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比“杀人名医”平一指的医术还要高超?

      “我的师父,药王爷!”平一指语气中带有恭敬的说道。

      对于这个称号令狐冲和盈盈都感到无比的陌生,但既然能够做平一指的师父,此人一定不凡,应该是像风清扬那般隐居山林的老前辈之类的。

      “那……那他老人家如今身在何处?”令狐冲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问道。

      “碧海枫林!”平一指抬头望着屋外的夕阳,缓缓地吐出四个字。

      ……

      将小师妹留在平一指的住所交由他夫妻二人照料,令狐冲便要只身前往碧海枫林寻找平一指的师父药王爷。盈盈不放心便要跟他一起去,于是,在平一指的描述具体方位的前提下令狐冲二人便踏着夕阳出发了。

      因为天色已晚的关系,令狐冲二人便找了处客栈开了两间房间住下休息,次日凌晨买过早点,继续向碧海枫林赶去,因为嫌规规矩矩的赶路太慢,令狐冲和盈盈直接都是从树梢行进的……

      令狐冲清晰的记得平一指说过以他的医术只能替小师妹延续一个月左右的性命,如果找不到药王爷寻求解蛊之法的话。小师妹将会以最痛苦的姿态世界!

      令狐冲当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十分的珍惜!

      这般行进了半天的光景,在令狐冲步履如飞的飞掠下,终于在下午的时刻抵达了碧海枫林林外。

      碧海枫林

      江湖上称之为武林三大禁地之一。和的已经荒漠的万龙之渊并称武林三禁,相传从这里走进去的人,很少能活着出来,此处周围尽是山脉。林中树木茂密,远处一看宛若一处天然迷宫,而其中最危险的不仅于此。真正的致命杀手是这里孕育着各种各样的奇怪毒物,任你武功再高,如若是被林里的毒虫叮上一口,也绝难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所以,这里的别名又称落日森林!

      进入林中二人顿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不断的向自己的身上袭来,盈盈不由的靠入了令狐冲的身上,令狐冲这时怜意大起,轻轻的伸手把盈盈的娇躯搂入了怀中给予温度。

      盈盈边走边向令狐冲娇声道:“冲哥,林外气温正常,为什么林中却是如此的寒冷???”

      令狐冲听她说话的声音微带着颤抖,搂着她的胳臂又紧了紧,其实他这时也很冷,似乎对这种寒气无法抵御,这些寒气似乎是绕过了所有真气防御似得直接浸入身体!

      但作为一个男人绝不能把自己软弱的一面展露出来,尤其是在自己心爱的女孩面前,令狐冲故作轻松的柔声分析道:“也许是林中长年累积的寒气,树枝茂密以至温暖的阳光照射不到林中,再不就是这里有着类似心的寒源!”

      二人在碧海枫林中转了将近一个时辰左右,但总是不见“药王爷”的踪迹,忽然令狐冲隐约见前面约百步处,有着一个很大的山洞,大喜向盈盈道:“盈盈,咱们在前面的山洞里吃些东西,休息片刻吧?!?br />
      盈盈这时确实有些饥饿,娇声答应,就这样二人进入了这漆黑的山洞里。

      一股秽气顿时进入了二人的鼻中,好在这秽气并不强烈,二人又加上很是劳累,所以并没有太在意,漆黑中令狐冲拿出了随身的火引子,将几棵枯树枝点燃,山洞中立刻明亮了起来。

      二人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双双坐下,令狐冲从自身的包袱中拿了些干粮出来,递与了盈盈,盈盈接过干粮,忽向令狐冲问道:“冲哥,你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没有?”

      令狐冲闻言仔细的嗅了嗅,摇头表示没有,“快点吃吧,哪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女人就是疑心重!”

      盈盈急道:“不对,肯定是有一种不是山洞本身的气味,而且我感觉很不好,非常的恶心!”

      令狐冲再度仔细的嗅了嗅,这次发觉确实有一种微微的怪味道,只是说不出来是什么?

      盈盈惊呼道:“好,好像是血腥的气味,感觉像是从这个山洞的顶部散发出来的!”

      令狐冲和盈盈同时抬头向上面看去,出现在二人面前的,实在是做梦也不会梦到的可怕景象!

      “啊”

      盈盈一声尖叫娇躯紧紧的依偎在令狐冲的怀里,双眸紧闭,不敢睁开眼睛去看!

      ……

      在二人上方约五丈处,悬挂着许多动物的遗骨,有老虎、狼,和蛇。在那些猛兽的尸体旁边,有一个直径约两丈的巨大蜘蛛网,上面密密麻麻的爬着杯口般大小的花斑蜘蛛,而蜘蛛网中央,则趴着一个如小石桌桌面大小的巨型花斑大蜘蛛,令狐冲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只巨型大蜘蛛身上的颜色程奇异的蓝灰色,毒囊上面有类似雪花的斑点,它的后四条腿很粗壮,而前四条腿却很纤细,那好似无数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二人!

      盈盈见到这恐怖的情景当然要大声尖叫,令狐冲看着也立时觉得浑身发毛,他在思过崖谷底上也见过大蜘蛛,但在他印象中的蜘蛛好象不是这个样子……

      盈盈惊慌的扑入了令狐冲的怀中,令狐冲强自镇定的说道:“快走!”

      令狐冲话音未落,上面的巨型蜘蛛忽然“呓呓”的怪叫了起来,声音如同婴儿,旋既自上面向令狐冲和盈盈射下了许多蛛丝来,sùdù之快如同江湖中武林高手对暗器的控制一般。

      令狐冲急忙抱住盈盈向后一闪,那些蛛丝全部射到了地上,而那巨大的蜘蛛网上面的花般蜘蛛,迅速沿着蛛丝爬了下来。

      这时在二人的背后,也有着几根蛛丝拦住了他们逃走的去路,令狐冲见状,左手紧抱着盈盈,而右手快速的抽出腰间的北辰天狼刃,迅速的向背后的那几根拦路蛛丝砍去。

      但另令狐冲吃惊的却是,这蜘蛛丝的韧度强的惊人,令狐冲这一刀只砍断了一半,北辰天狼刃便被蜘蛛丝缠的严严实实。

      开玩笑,这可是扶桑排名第二的名刀,其锋锐程度可想而知,然而这些蛛丝居然能够束缚住其刀刃!

      令狐冲想要去拔背后的剑,但奈何却抽不开手,只得挥舞这北辰天狼刃使劲的劈砍,几经周折,终于砍出了一个空隙,令狐冲抱着盈盈从那空隙中钻了出去,但百密一疏,令狐冲的一只脚在钻出来的时候还是碰到了其中的一条蛛丝。

      令狐冲的右脚顿时便被那条蛛丝缠住了,它的粘性令狐冲竟然扯之不断,令狐冲忙把盈盈用柔劲推出了洞外。

      “盈盈,你快走!”

      “冲哥!”

      盈盈根本不听令狐冲的劝告,抽出便朝缠住了令狐冲右脚的蛛丝上砍去,但是?;刮纯车?,四面八方的蛛丝又同时向令狐冲这只被缠住的脚上射来,盈盈的兰花剑顿时被粘在上面,眼见那些花斑蜘蛛张着恶心的大口就要来到二人的跟前!

      最新全本:、、、、、、、、、、
  •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英文翻译团队:让中国声音被更多人倾听 2019-06-14
  • 昆明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14
  • 西咸新区四天18宗土地成交 土拍市场活跃三桥板块成焦点 2019-06-13
  • “媒体大脑”也在学习政府工作报告,机器发现了这些看点! 2019-06-13
  • [微笑]正是因为土地是属于全民的,你个人要使用就必须付钱,不然就占了大家的便宜。 2019-06-12
  • [FUN来了]惨!男子一个过肩摔 摔得女友面目全非 2019-06-12
  • 丹东楼市调控后日均销售不足20套,市场回归正常 ——凤凰网房产上海 2019-06-0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07
  • 吸引港澳多所学校报名参赛 2019-06-03
  • 全国检察机关近3年办理生态环境资源领域公益诉讼案件近2万件 2019-06-01
  • 新四军用“梅花桩”战术布阵阻敌 打出1:10战损比 2019-05-2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5-25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9-05-25
  •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05-23
  • 【专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微电影优秀作品展示 2019-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