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时刻·经济实说①】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胡鞍钢:伟大的发展实践产生伟大的思想 2019-09-21
  • 揭秘深埋地下2500米的天然气“仓库” 2019-09-19
  • 大陆男子在澳贩毒 花2万余元打车逃跑仍被捕 2019-09-19
  • 让全世界女孩嫉妒到发疯——C罗未婚妻乔治娜 2019-09-16
  • 西安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启动 将1∶1异地重现五门道城门明德门保护-要闻 2019-09-11
  • 实现历史跨越 攻克深度贫困——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取得显著成效 2019-09-10
  • 党风廉政微视频之端午节 2019-09-10
  • 中国独立游戏开发者怎么看待“Steam中国”? 2019-09-08
  • 十大城市二手房市场“整体降温”态势难改 2019-09-08
  • 人民体育《大咖说》:冯军眼中的体育、奥运与商业法则 2019-09-08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9-07
  • 高清:国羽结束奥运前集训返京 谌龙信心满满 2019-09-07
  • 校企共赢 奥园与北大经济学院达成合作并共同举行中国经济高端论坛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9-02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9-01
  • 朴树现场版《平凡之路》,万人合唱震撼全场! 2019-08-29
  • 贵州省快三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我是令狐冲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名剑的抉择 1

    贵州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第二百二十一章 名剑的抉择 1

      “如果有一天,你们正派中有好多人要来杀我这个小妖女你会怎么办?”

      “我一定尽全力与他们周旋,实在不行来一个我就杀一个!”

      “如果是左冷禅呢?”

      “照杀不误!”

      “那如果要杀我的人你打不过怎么办?”

      “那就让他们先跨过我的尸体再说!

      “冲哥……”

      ……

      曾经的一幕幕,现在仍旧历历在目,任谁都没有想到,当日在蝴蝶崖巅两个孩童定下的约定竟已经成了贯彻他们一生的诺言!

      “小子,你认为你能阻止的了我么?”轻蔑的说道。

      “不试试看怎么会zhīdào?”令狐冲有袖子擦去嘴角的血迹,说道。

      “小子狂妄!我喜欢,不过狂妄的人一般都没有好下??!你认为本尊踏过你的尸体很有难度?”火尊声如洪钟的说道。

      “当然有难度,因为你的对手不仅仅是我令狐冲一个人而已!”令狐冲指了指自己背后绷带里的,说道。

      左冷禅看向另一处的暗处,摇了摇头,隐藏在暗处的嵩山派七太?;嵋?,按兵不动。

      “火尊大人,对付这小子何须您老人家亲自出手,由在下代劳便是,正好在下与这小子有些私人恩怨需要解决!”向着火尊恭声说道。

      火尊自然zhīdào这其中的缘由,因为当日的他也在场,直到因为那一晚埋剑锋的话儿彻底的给废了,这一切都是拜令狐冲所赐,向来好色的埋剑锋一夜之间变成了性无能,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

      “唯有将令狐冲千刀万剐方能泄我心头之恨!望火尊大人成全!”埋剑锋义愤填膺的请命道。

      “好,本尊答应你,去吧!”

      “多谢火尊大人!”

      埋剑锋凝笑?;游枳徘Х褰O蜃帕詈逵媾沉斯?,与此同时,火尊也跟着一掌向令狐冲拍拉过去!

      令狐冲右手背后,一把扯下绷带将无鞘握在手上,已经做好了硬拼的准备!

      然而,火尊却在半途倏地变掌改道向着盈盈拍了过去,令狐冲大骇之下急忙想要去救,奈何千峰剑已经萦绕着雷弧攻向了他的肋部!

      令狐冲运剑如电,无鞘在眼前横扫,根本没有对千峰剑的攻势采取任何的防守。一剑对着埋剑锋的咽喉扫去!竟是要拼着重伤也要快速斩杀埋剑锋!

      此为攻敌所必救,也是的奥义所在,风清扬曾经说过,最强的进攻就是最hǎode防守!

      埋剑锋虽然是大骇,但他当然zhīdào如何取舍,贪生怕死的他决定保命方为上策,即刻收剑暴退,无鞘险而险之的划过他的脖颈,在皮肤表层留下了一道血痕!

      若果埋剑锋再慢半拍。他的命都会被令狐冲这一剑给带去!

      令狐冲这一剑只是起到的作用,真正的目的是去阻止火尊的下一步作为!

      眼见火尊手掌已经快要袭中盈盈的酥胸,令狐冲脚踩,身形如电芒般的急速奔至。无鞘配合着身法如行云流水般的衔接,一剑怒劈在了火尊的手臂上……

      “逢!”

      然而,无鞘砍在火尊的手臂上并没有料想中的鲜血和断臂并没有出现,令狐冲这一剑也只是把火尊的手臂砸的下压了些许!

      借着这一暂缓的间隙。令狐冲一把揽住盈盈的腰肢,脚步诡异的挪移避开了火尊的攻击并退开一段距离。

      所有人都傻眼了,从刚才令狐冲出剑逼退埋剑锋到从火尊的掌下顺利的将盈盈给救出来这一过程宛如电光石火??斓搅巳萌四坎幌窘拥某潭?!

      全场也只有方证、冲虚和江南风能够捕捉得到令狐冲的动作,其余人则是感到眼前一花,就连目光阴沉的左冷禅也是如此!

      “哼哼,很快的sùdù,有意思!”火尊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弧度,令狐冲zhīdào这是嘲讽的笑容。

      无鞘剑虽然被某种未知的封印封住了名剑应有的力量,但其如今也至少是一把品级不低的锋锐长剑,又怎么会连火尊的一条手臂都砍不下?那么一定是前者练了什么护体神功或者是穿了类似软卫甲的防御之衣!

      “这个家伙莫非是练了什么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护体神功不成?不然怎么会……”令狐冲看着眼前的火尊,心中有着道不出的惊讶!

      埋剑锋伸手摸了摸自己脖颈间的血痕,心里早都已经吓得胆颤心惊,拿剑的手在颤抖,心中的剑道已经在动摇了!

      每个人脸上出来惊异之外表情都是不尽相同。

      “小子,我劝你还是别费劲了,这个丫头你是无论如何都护不了的!”

      “没错,令狐冲,你要为了这个魔教小妖女与天下为敌不成?”天门道长义愤填膺的说道。

      虽然受过令狐冲的救命之恩,并且派内的三个蛀虫也都由后者所灭,但向来只认死理的他依然坚守着所谓“正派”的底线!

      “你不是要来杀我么?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盈盈,锋锐的剑芒直指对面的火尊。

      “这就是兰花剑?十大名剑中排名第九?”火尊的眼神中有了些许忌惮,如果令狐冲用的是兰花剑,那么刚才自己早已经变成独臂的残废了!

      不过十大名剑都是拥有灵气的,非其选中的主人,是没有办法发挥出它应有的力量的,拿在手里就算是不引起排斥也只能是当普通的剑使,只会埋没名剑应有的锋芒!

      令狐冲曾经不止一次的怀疑过自己究竟是不是无鞘选中的剑主,因为名剑的封印都是伴随着其认可的主人拔出的那一刻而解,何以自己拔出了无鞘剑却得不到它的认可?封印扔在?

      然而,眼前的局势容不得他胡思乱想,盈盈已经和火尊打了起来,每当盈盈挥出一?;鹱鸲蓟岵执俚亩悴乇芷浞婷?,兰花剑的剑锋仿佛是他嫉妒惧怕之物!

      盈盈的剑法虽然可以算作是一流,但与对手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就好比是一个刚会走路的孩童抱着一把枪对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大人!

      日月(临时与剧情无关)

      第1节一、雪域阡陌客

      他着了一身泛白的青衫,牵着一匹老马,步履闲适地走在城郊窄道上。人声渐响,往前了几步,树木没能再遮挡视线,才发现这人声是自何处传来。

      路旁有茶寮,三五一成群的大汉,围坐几张木桌,豪爽地灌着茶水。

      “……呸,那魔教当真是无恶不作?!?br />
      他将老马系好在路边,冲着热情的老板微点头,只吩咐道:“一盘点心一壶茶?!鄙ㄊ恿艘蝗?,没有空余的桌子,便是不喜,也只能将就着与人挤一挤。

      同桌三人,听得一旁人议论那魔教的恶行,也是忿忿不平:“这些魔教中人,若非左盟主即时派人援救,苏州十三行哪里逃得了魔教的毒手!”

      “真是造孽,这魔教不除,江湖不安??!”

      茶点端上,他沉默地吃起。

      自天山一路行来,他已是无数次听闻“五岳派”“魔教”之事,以及那据说是天下第一人的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

      五岳派,日月神教,东方不败……他漫不经心地咀嚼着,总隐约地觉得对这些名词有一分熟悉,是在第一次听到时就有一种久远而模糊的熟悉感。

      到底在哪里听过?每深思时,记忆里只余那些零碎的消失过往,在他zhīdào此间乃大明王朝时,才恍惚地想起,百年之后,这朱家江山也将被历史风化成一抔荒寥尘土。

      再细想时,记忆就如滴入水的墨汁。糅合再化开、模糊又消淡,只余一抹混沌。若非这近些来年的生活还算真实,便是他自己都不得不怀疑他是否身置梦间。

      茶寮闹得欢,他尚且不习惯这样的人多,垫了肚子便欲要赶马离去。

      耳边传来一阵破空的细响声,他及时地闪避开狰狞地吐着毒汁的蛇,随手择了一根竹筷朝花蛇打去,直将其插在了地上,断了七寸。

      一片惊惶。

      “小子哪里跑!”阴煞的粗哑嗓音随即而来。

      被无形的威压迫得滚到桌底下的茶寮老板欲哭无泪,他们开茶寮生意的。最是惧怕遭遇这等江湖人。竟不想。在这开封官道附近,也免不了一些穷凶极恶之徒。

      “青山叟、红面婆,”他已是被这二人的追杀磨去了耐心,“你二人休得再跟着我。否则我定不再留情?!?br />
      茶寮其他的人。早远远避开。原先怒骂魔教的一个莽汉。却是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下那对峙的一老叟一姑婆,又看了看如是书生的青年。

      都是些行走江湖的人,自然有些眼力。虽是不明白这青衣书生的身份,却无法忽视那老叟与姑婆浑身的煞气。

      “把东西交出来!”那红面婆怒喝,“否则今日就让你小子尝一尝我寒蛇鞭的厉害!”

      青衣书生眉眼如凝了寒冰,冷冽地道:“滚!”

      青山叟红面婆俱是面目狰狞,也不废话,两人联合朝青衣书生攻去。远远观战的人群不由得抽了口气,那二位的功力已是不俗,却被书生轻飘飘地闪开。身法极快,在场的几个二流高手们,不得不正色。

      而某些人,更想zhīdào的是,这三人是要争夺何物?

      便顷刻间,书生也没用任何武器,隔空就将红面婆甩出了三四丈远。那姑婆,重重地摔落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当下绝了气息。

      青山叟心神大骇,侥幸地逃过书生的致命一击,就见他猛地放出了黑压压的毒物,看得观客们腹中翻涌。也是趁得这个机会,青山叟逃出了十数丈外,只留下一句狠话:“小子,他日我必会报仇,夺回子回丹珠?!?br />
      眼神微沉下,他顿时明了青山叟的险恶之心,也懒得去追杀。青山叟,怕是活不过几日了。只是,被人当着这些江湖人的面,说明他身上有子回丹珠……

      子回丹珠,传闻中的雪域圣果,说是吃了一颗能涨十年内力心下不禁有些哂然,所谓怀璧其罪,今是被那老小子一挑拨,怕往后一段时日没得了安宁。

      他扫了一眼打探自己的众人,目光落在被毁了大半的茶寮上。

      早知今日,当初他不该念着一点仁慈,放过那二人的性命。子回丹珠,他确实有,且怀里何止一颗,但这玩意,也不过仅仅是治疗内伤、调和阴阳的药材罢了。只因其罕见,被人云亦云,成了个劳什子的圣果。

      那青山叟红面婆,若当初好言相要,他何至于要痛下杀手。

      只可惜,人世无论再过多少年,人心之叵测贪婪,永远不能小觑。

      敛下这点情绪,他全然不在意那些江湖人,看着这破烂的茶寮,便是上前帮着吓白了脸的老板拾掇了起来。

      他向来是不愿欠下别人甚么,如今毁了这寻常人的小本生意,一时心里也有几分难处。自下了天山,一路上靠着卖了点草药的钱财为生,今下身上也没剩了多少银钱。

      只心思一转间,他下定了个主意。

      那些个江湖人终于散开。

      他看着还颤颤巍巍的老板,不由得轻叹:“老翁,今日因我之故,连累了你的茶寮。那青山叟不死,恐还会回来找麻烦,不如我留下给你做了帮手,等杜绝了麻烦,再离开,也当是这些损毁的补偿了?!?br />
      老板吓得急摇头,这书生看起来斯斯文文,但刚才一出手时眼里的煞气,他活了半辈子愣是头次见识。

      没有在意老板的拒绝,他手上虽是有过不少性命,向来不牵连无辜。那青山叟即便死了,他手下的人,也少不得来找麻烦。

      这茶寮难免不得太平。

      最重要的是,不日整个江湖或许都会传开子回丹珠的消息。他这一路走了三年,脚下也是累了,不如就在此地坐等找上门的人。

      如今这老板怕事,他也没再坚持。

      当即进了开封城,把之前剩下的那点药卖了八十两银子,给了几两于茶寮老板作赔偿。就在郊外,找了个破落屋子,修缮一番后住下了,当是歇脚,顺便暗暗看照一下那座茶寮。

      这一歇。就是小半个月。

      他坐在茶寮里。点了一壶茶,听着客rénmen在聊着近日江湖之事。老板见到这书生,已是几分熟悉,对他隔三差五地来此喝茶。心里也是有些底细。

      此时茶寮没几人。老板送上茶点。便招呼了声:“少侠这是定居开封府了?”

      他摇头。

      “我见那个人,约莫是不会再来了?!崩习逍α诵?,到底是不想与江湖人有过多的牵扯。便如此含蓄提醒。

      他恍如未闻,为自己倒了满碗的茶水,看着碗里晃动的倒影,忽地想起……久不曾喝酒了。模糊的记忆里,他似乎相当喜爱杯中之物。

      “不知少侠尊姓大名?”

      忽闻这句问话,他微一晃神,不语。

      他本是一个没有过往的人,不记得自己是何人,不zhīdào身在何地,甚至不清楚到底活了多少年即便这个身体也就二十出头,他却zhīdào自己已经活了很久。这些年最清晰的记忆便是他一直独居在天山幽谷,哪里还知晓或是记得自己的名字了。

      若非不耐那青山叟红面婆的追索,于三年多前下了天山,他怕是连言语这样的本能都被湮灭了罢!

      开茶寮自是擅于察言观色,老板见这青年神色间冷冷清清,思及适才的wèntí有些逾矩了,也不敢再多问,只赔笑:“少侠,您先用着茶点,yǒushì叫小的?!?br />
      “我姓黄?!?br />
      老板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

      黄……他努力地想,他到底叫黄什么呢?

      有些事情,纵然已忘记,却早溶入了骨髓,成了本能,如武功,如医术,如玄道,如乐理。

      周易,经卦有曰:“六五,黄裳元吉?!庇治难裕骸熬踊浦型ɡ?,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br />
      是了。

      自天山遇到青山叟离谷后,经过了一千多个日夜,他跋涉来到中原,只为了寻一个连他也不zhīdào的答案,今日终于想起了他的姓名。这姓名,一直伴随了他度过久远虚渺的时光,直至被渐渐遗忘。

      他姓黄名裳,字晟仲。

      第2节二、十步杀一人

      万历十三年,江湖上传言自雪域来了一位阡陌客,其身上怀有三颗子回丹珠。这传言,不算沸沸扬扬,却是有心人皆知。

      莫管这子回丹珠到底是否具有那般神奇的药效,能被传为圣果的,总不比寻常物。人道,宁可信其有。大小门派,游侠散人,谁不心动那样的圣物?

      又几日传来,黑苗隐名了数十年的“双怪”青山叟、红面婆因抢夺子回丹珠,不得,反被那黄姓阡陌客诛杀了。那双怪多年来,手下养了不少毒物,今知晓了他们的师父被杀,都蠢蠢欲动,有心奔赴中原报仇。

      传言真真假假,不得而知了。

      “只知那人姓黄,行事不羁,来历神秘,道是自天山而来。他的武功招数都是极其诡秘,一个巧劲就能轻易地对手的招式??此扑灰种盖岬愕蕉允值氖滞?,就能让对方身体疲软而不敌落败?!?br />
      男子一身红衣华服,负手伫立在窗畔,听了此话,只轻扬起语调:“这般神奇?”

      “shìde,我等观察了数日……怕都不是他的敌手?!?br />
      红衣男子轻哼了声,再不言语。

      门外忽传一声:“教主,杨莲亭求见?!?br />
      就见原本面如凝霜的男子,神情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松动。他垂下眼,如要掩饰那一丝复杂的挣扎的情绪:“进来罢!”

      这几日,开封却是热闹了几许。

      黄裳依旧是一身泛白的青衣,行走在郊外的小径上,一手举起酒罐,爽快地灌下一大口!便是没了多少记忆。这醇香浓烈的口感,哪能让人不怀念?!

      酒虽非上品,但于他,也算解了一份心情。想那些年,他静坐幽谷,全然忘记自己的本性与喜好。

      说及此,倒也是感激那双怪的搅扰。三年多来,他重新体味这人世五谷杂粮的滋味,到底觉得,他确实是活着的人了。今时寻着模糊的记忆随意而行。即便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遍踏这中原内外五湖四海,看尽那三山景色五岳风光,也不失是妙事一桩!

      ……若忽略这些恼人的跟踪者,则是更好!

      他不会随意杀人。却惯常随性不羁。若真惹得不耐烦了。也不在意杀尽了这些人。至今未动手,只是没有兴致罢了。

      弹指间即能踩死的蝼蚁之辈,何来引得起他的兴致?

      但凡高手。自希望与高手较量,这才是本事,这才能爽快!

      黄裳不由得想到几大门派,还有备受诟病的日月神教,若得机缘,定要与那些口舌称赞的高手过过招。

      不知那被称为第一人的东方不败,武功又到底是怎样的高深?

      他对武学的追逐,自成了一种执着,甚至是本能。

      不过想归想,黄裳也没真打算,独身闯山门去挑衅各大门派掌门人。

      诸事随意罢。

      在这开封居住了一个多月,倒觉得此地算是物华天宝,若不意外,停留个一季半载的,过一段清静安逸的日子,也是乐事之极。

      黄裳步伐渐缓,过了前面的池塘,不远处小丘脚下便是他现下的家了。

      他不喜自己的家里,沾染血的腥味。

      仰头猛地灌了口烈酒,心下不由得叹息:可惜了这半坛子的酒了。身如鹰隼,他倏地转了个身,飘落在丈余外的树梢头,手中的酒坛子飞了出去。

      那抛洒在半空中的酒水,划过一道亮丽的弧度,如一道坚挺的屏障,迫得突然发难的十来人急往后退了几大步,险些掉落进池塘。

      酒坛击中了其中一人,伴着碎裂的声响,是那人口中溢出的闷哼,遂见他如那破裂的坛子,颓然无力地摔落在地上。

      “师兄!”一人凄厉地喊出,再看向黄裳时,眼中的恨意似要燃烧,“杀了他,给师兄报仇!”

      十几人对上一人的厮杀,结局在意料之中与合理之外,自然是一方毫无疑问地压倒另一方,成了单方面的屠杀,只这屠杀人是黄裳一人。

      他手下没有留情,突袭的众人这才知晓了,这个看似儒雅文弱的书生,狠绝起来,是令人震慑的残暴。即便此时萌生退意,却已然被对方密不可泄的招数堵死了逃路。

      最后二人,绝望地趴在地上,却意外地没迎来致命的疼痛。

      黄裳收手站稳,看也没看那苟延残喘的二人,只勾着嘴角,淡笑如清风般怡人:“兄台,这戏看够瘾了吗?”

      就听蓦然一阵大笑。那笑声虽不掩狂气,却意外地悦耳动听,黄裳眉头微挑,动也不动地等待那人现身,而地上原本还保留一份清醒的两人,已经开始口吐鲜血了。

      好深的内力!

      赞叹始起,他就见一抹红影,如惊鸿般急速掠来,几乎是同时,以他绝佳的眼力可见数道银光直面击来。

      黄裳不慌不忙地躲开对方这一攻击,继而是果断地反击。几招对下,他不得不认真了几分这个对手,当真是近四年来,唯一一个让他感觉到有些吃力的人。

      红衣人身法诡变,内力浑厚不提,只sùdù就快得让人难以应付?;粕阎帐潜槐频檬钩隽耸傻墓α?,只看对方几乎是招招致命,若再不全力以赴,当是要交代了这条性命。

      即使酣战正兴,黄裳也不由得诧然分心:这个人的武器竟是绣花针!虽然他自己并不需要借用兵器,虽然他也zhīdào各路奇特的暗器,当这绣花针发挥出奇巧精妙的功法时,依然令他赞叹不已。

      这一交手,便是数百招。

      黄裳没有落败,也同样没能取巧。对战中,他几乎是贯注了全部的心神,不敢稍有差错。这红衣人sùdù极快,又是以绣花针做武器。逼得他难以近身。

      以往常用的一些招式,眼下他也不能使出,更多时,只能以内力为支撑,以掌、抓隔空借气流来反击对手。

      这具身体的内力,到底是差上了一筹。与红衣人又对上了一招后,黄裳不由得被逼退了丈余,遂觉得耳边一丝寒凉,擦着脸颊的绣花针带着一串血珠。

      “兄台好功夫!”他真心地赞美。

      红衣男子没再紧逼,落在他两丈之外。一手背在身后。若有所思地打量起黄裳。

      黄裳淡淡一笑,忽略着脸颊上的一丝疼痛。将近四年了,他也曾与一些高手交手过,这是头一次倾尽了功力。却落得了下风。

      这一战。他输得口服心服。

      何况……黄裳注视着这个俊秀的男人。适才对战时无心注意,眼下这一细瞧,他倒看出几分不对劲。

      ……这个人。内息有些不稳,似是体内的阴阳冲突得厉害,折损了功力的发挥。若非如此,他怕早就被对方打败。

      不是他的武功不好,而是对方的攻击力强得惊人。

      “这些年来,你是第一个与我打成平手的?!焙煲氯斯雌鹱旖?,把黄裳打量了一番后,如是开口,“你的身法招数,我却眼生的很,不zhīdào是哪个门派的武功?”

      黄裳摇头,漫不经心地伸手抹了抹脸颊的伤口:“是我输了,若非你有内伤,怕百招内就能制伏我?!?br />
      此话一出,红衣人眼神骤然变得狠戾:“你为何说我有内伤?”语音尚未落,他已经来到了黄裳面前,右手掐住了对方的颈脖。

      黄裳丝毫没有性命受到的紧迫感,语气淡然:“在下懂得医理,你的气色不虞,便是作了如此猜测?!?br />
      红衣人不置可否,手上力道不减,只阴狠地紧盯着他。

      黄裳笑了:“莫不是因为内伤欲夺得子回丹珠,你又何必与我交手?”

      红衣人瞅着他淡定自如的模样,冷哼了声,缓缓地松开手,语气不屑:“子回丹珠还不值得我那般在意。不过是听说了黄兄弟武功高强,又适巧路遇你与人交手,一时心生了几分战意而已?!?br />
      这却是有些意外了?;粕炎邢傅卮蛄科鸲苑降纳裆?,没想到难得有人打得过自己,却不是为了子回丹珠。

      再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这人内力浑厚,即使阴阳之气一时冲突不稳,花费些时日与心神也能自己慢慢地调和过来。

      依他对这江湖上高手深浅的猜测,面前这红衣男子,当属于第一等高手之列,听他适才的话语,怕是难找得到能够匹敌的对手罢!

      如此……是拿他练手?

      “你还没说,你使得是甚么功夫?”红衣人再问。

      黄裳心下失笑:倒真是个武痴。

      “我无门无派,这身武功都是自己冥想出来的?!被粕阉档?,“这些招式,我也没心去取甚么称谓?!?br />
      听了这话,红衣人没再多问,只眼神分明透着怀疑:“哦?”

      不想再纠缠于这个wèntí,黄裳转开话题,问他:“适才与兄台一战,真是畅快淋漓?!闭馐鞘祷?,他亦能算得一武痴,“不知兄台是何名讳?”

      红衣人哼了声:“问别人名姓前,不是先该说你自己的吗?”

      这人的模样,倒是高傲得……可爱?;粕研南履稣獍阆敕?,也不说出口,甚是好脾气地说:“我叫黄裳,你可称我为晟仲?!?br />
      第3节三、日出东方时

      黄裳?

      撇开隐约的熟悉感,东方不败也不做忸怩,爽快地道:“我叫东方?!?br />
      黄裳微笑点头:“东方,是个好名字?!背龊跻饬?,又觉得理所当然。东方,东方,这等的武功与这等的高傲,可不就是东方不败咯?!

      东方不败斜眼瞅着他:“你这作风,跟那些个酸儒相近?!泵髅骶褪歉錾比瞬徽Q鄣募一?,言行举止偏是透着文雅从容,加之其清隽的容貌,可谓是玉质仙姿!

      黄裳不在意对方话语里的鄙夷,只问:“舍下就在池塘另一侧,不知东方兄可有意趣共饮一杯?”

      东方不败对于他的邀请,显然有几分意外。这青年秉性可不是如其外表一般温和好客。

      其实当黄裳脱口而出时。他自己也是几许诧然,遂干脆笑得友善。他不晓得曾经自己的性格,但江湖之人,行事本就该顺心随意,对于眼前这个人,他确实生出了一份结交的心情。

      仅东方不败的武功,就值得任何一个习武人的仰慕与敬佩。何况,黄裳觉得这个高傲之人的性情也是有趣之极。

      当然其实还有一点……

      黄裳不是好奇之人,但在对话的空暇,他忍不住地留意起东方不败阴阳内息的违和冲撞。再看对方眉眼间隐透着一抹媚气。心下便是隐约有了某种猜测。

      这猜测。让他的眼神古怪了起来。

      东方不败极其敏锐地捕捉他的情绪变化,语气透着狠厉:“你这般看我作甚么?”若非今日心烦意乱,加之难得遇到能与他匹敌的武功高手,只刚才黄裳那一眼的古怪。就该让这人尝一尝他银针的滋味。

      黄裳当即恢复常态。摇头:“只是觉得东方兄似是情绪不佳?!?br />
      没有就着这wèntí回话。东方不败说道:“不是说邀我喝酒吗?还不领路?!?br />
      黄裳瞄着他的神色,又是一笑明明是刚认识,彼此也谈不上友好。他却奇异地从东方不败身上感觉到一丝趣味,连自己的笑容也是真心了几分,这是他多年来独自一人时不曾有的体味只顺应着对方的话语:“这边请?!?br />
      东方不败走了几步,低眉看向昏死的二人:“他们?”

      黄裳半丝不在意:“就留他们一命?!绷粜┗羁诤猛ǚ绫ㄐ?。虽然他不在意被人追杀,但到底是更享受平静的生活。今日这一战被有心人知晓了,往后怕能够平静一段时间罢。

      东方不败嫌弃地绕开满地的血腥,嘴里含着话语:“妇人之仁?!?br />
      黄裳看了他一眼,不作辩解。

      两人步伐不慢,没多时,就抵达了茅舍。东方不败立在篱笆外,微有迷茫地看着那青年弯腰打开篱笆门的举动。

      莫名地去往陌生人的家里,不是他的行事作风,而现下……或许,是因为他此时心情不佳;也或许,是他很久没有遇到能够与他这般随意闲聊的人了。

      黄裳站在篱笆门口,仿佛不知晓东方不败的怔愣,扬声道:“东方兄,请进吧!寒舍破旧,就委屈一下你了?!?br />
      东方不败踏着慢悠悠的脚步,跟着黄裳入了小院,扫视着茅舍与篱笆墙,淡声道:“确实破旧?!?br />
      黄裳不以为意,拾掇着椅凳,道:“东方兄,请坐?!?br />
      东方不败站在原地不动,忽然问:“你说共饮,有酒吗?”没记错的话,先前他见黄裳与那些人打斗时,可是扔出了酒坛子。

      黄裳一愣,随即苦笑,竟是糊涂了:“家中,确实没有酒?!?br />
      瞧见青年俊秀的脸庞上难得一见的尴尬色,东方不败弯了弯嘴角:“罢了,且待片刻,今日我便好心一下,请你尝一下极品女儿红?!庇醒劬Φ闹豢匆幌抡饷┪莺突粕训囊伦?,就能zhīdào这个人怕是穷得叮当响。

      看着人影陡然消失,黄裳对东方不败的嫌弃也没甚不满。他一穷二白的,女儿红确实没钱享受得起。

      不过也难为了,那高高在上的日月神教教主,竟是不在意这破落的房屋,倒真愿意与他共饮一番。

      黄裳情绪有些欢快,心想,这真是奇了,待在天山那些年他早没了心情波动,便是这几年拾回了一些情绪,今日这般明显的趣味或欢愉也是鲜少有过。

      边胡乱地想着,他边清扫了下庭院与桌椅。正是四月好时,待月高风起,知己成双,沐着夜色、畅饮美酒,岂不快哉!

      东方不败说稍待,果真就是两刻钟的工夫,他便回来了。

      黄裳坐在桌前正翻看着医书,一抬头就见红衣华服的男子,踩着暮色霞光,眼角似有笑意,步履翩然地踏过院门。

      有那么一瞬,他晃了神:再是冷寂破旧的房屋,若能有一个等候的人、一个归来的人,便自是成为一个温暖的家。

      久违的,家啊……

      “你倒是个十足的先生样儿?!?br />
      东方不败看了看黄裳手里的书。将几个小酒坛放置到桌上,一撩衣摆,就坐在了有些不稳的椅子上。

      “你这家里,当真是破烂的很。待客的椅子,都是摇晃不稳的?!?br />
      黄裳自如地打开一个坛子,酒香扑鼻而来,口中自然生起涎津:真是好酒!不过嘴里还是应起了东方不败的抱怨话语:“抱歉,就这一张好椅子?!?br />
      东方不败闻言,低头看了眼对方坐着的凳子:三条腿?

      骤然觉得啼笑皆非。

      早先那一点复杂的烦躁的情绪,也在这一往一来中消弭了大半。他揭了酒坛。爽快地仰头喝了一大口。

      其后二人。皆不多言语,各自喝着酒。

      唇齿留香。

      黄裳心情极是bùcuò,对东方不败说道:“有酒无菜,岂不是过于寡味了?你且等我一下?!?br />
      就见黄裳进了一旁的小屋。没多久。他手里提着个破篮子出来。东方不败疑惑地看着这人拿出两个粗制大碗。又从篮底掏出两个黑漆漆的泥团。

      “这就是菜?”

      东方不败似笑非笑地

      最新全本:、、、、、、、、、、
  • 【学习时刻·经济实说①】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胡鞍钢:伟大的发展实践产生伟大的思想 2019-09-21
  • 揭秘深埋地下2500米的天然气“仓库” 2019-09-19
  • 大陆男子在澳贩毒 花2万余元打车逃跑仍被捕 2019-09-19
  • 让全世界女孩嫉妒到发疯——C罗未婚妻乔治娜 2019-09-16
  • 西安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启动 将1∶1异地重现五门道城门明德门保护-要闻 2019-09-11
  • 实现历史跨越 攻克深度贫困——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取得显著成效 2019-09-10
  • 党风廉政微视频之端午节 2019-09-10
  • 中国独立游戏开发者怎么看待“Steam中国”? 2019-09-08
  • 十大城市二手房市场“整体降温”态势难改 2019-09-08
  • 人民体育《大咖说》:冯军眼中的体育、奥运与商业法则 2019-09-08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9-07
  • 高清:国羽结束奥运前集训返京 谌龙信心满满 2019-09-07
  • 校企共赢 奥园与北大经济学院达成合作并共同举行中国经济高端论坛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9-02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9-01
  • 朴树现场版《平凡之路》,万人合唱震撼全场! 2019-08-29
  • 莆田体彩合买 新疆时时彩几点开奖 澳客网比分直播 nba赛事 超级大乐透宣传语 pc开奖刮刮 梦幻千炮捕鱼打那些地方 竞猜足彩胜负平怎么买 北京pk10算术法规律 河北20选5买六个号多少钱 辽宁快乐12选五下载 欢乐生肖玩法 象棋下载 裁判员足彩总进球数 彩票二元网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