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垒积极打造农家生活体验区 2019-10-15
  • 睡眠,对学生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2019-10-15
  • 消委会教你如何挑选家居服 2019-10-13
  • 油锅相煎,饭菜已凉,世界之家,相互礼让,欠债不还,还打贸易,实在不义。 2019-10-13
  • 可怜的大神,这会儿就剩麻子陪你聊天了[可怜] 2019-10-04
  • 改革开放必须坚持以自我革命推进社会革命 2019-10-04
  • 【读史忆人·典故】邓小平为周谷城题写校名 2019-09-23
  • 男子8年考公务员62次 称“公务员是我的信仰” 2019-09-23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9-22
  • 共产主义既按需分配又按劳分配(原创) 2019-09-22
  • 【学习时刻·经济实说①】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胡鞍钢:伟大的发展实践产生伟大的思想 2019-09-21
  • 揭秘深埋地下2500米的天然气“仓库” 2019-09-19
  • 大陆男子在澳贩毒 花2万余元打车逃跑仍被捕 2019-09-19
  • 让全世界女孩嫉妒到发疯——C罗未婚妻乔治娜 2019-09-16
  • 西安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启动 将1∶1异地重现五门道城门明德门保护-要闻 2019-09-11
  • 贵州省快三 > 玄幻小说 > 最强反派剑神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真的很像一条疯狗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 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真的很像一条疯狗

      当然,以杀生剑诀搏命,也是一种办法。

      可随着实力不断的提升,白玉京便越来越觉得,这种搏命的方式很蠢,杀生剑诀需要的是寻找机会,在出剑之前,就已经定下生死,而不是出剑赌命。

      如今才刚刚到玄道观,不用想也知道,邵云波必然不是玄道观中最出色的弟子,若是应付一个邵云波都要靠这种搏命的方式,还谈什么无敌路?难不成一路跟人搏命吗?

      没人能每一次拼命都赢的!

      一闪念间,白玉京脑中却是陡然想起了,刚刚在玄道观的牌匾之下参悟的东西!

      那三个字,在白玉京眼中,分则为剑,合而成阵!

      白玉京参字悟剑,陷入顿悟之境,自然不可能毫无所得。

      只是,时间太短,他还没来及理清楚思路,便已经与邵云波交了上手。

      可如今,在战斗的压力之下,却是逼得白玉京不得不尝试以这种方式来破局了!

      一刹那间,那上千把残剑便仿佛活了过来,位置变幻,瞬间成阵!

      剑阵!

      这一刻,在白玉京眼中,这些残剑便仿佛是手中笔,写出的字,每一把剑,都是这笔画的一部分。

      事实上,衍化剑阵的时候,连白玉京自己都不清楚能有什么样的效果。

      可当剑阵布成,却一瞬间便爆发出了恐怖的威力!

      原本被卷入狂风的残剑,仿佛一瞬间便化为了一座囚笼,将这狂风囚禁了起来!

      甚至就算是邵云波也同样陷入了剑阵之中,任凭风雷如何咆哮,竟然也根本无法破开剑阵分毫!

      “玄道真意,这不可能!”

      一瞬间,纵然是岑清雅也不禁惊呼出声。

      其他人或许不明白,可她却是看看清清楚楚,那残?;慕U?,俨然便是白玉京自玄道观那三个字上参悟出的大道变化!

      大道三千,众妙之门!

      玄道观牌匾上那三个字,便蕴含着天地大道,每一个人参悟所得都各不相同,反是能够从中悟出道意的,便被称为玄道真意。

      玄道观历代弟子,能够从中参悟出一些大道的却也不少,可真正能够悟出玄道真意的,却绝对屈指可数!

      无一不是千年难于的旷世奇才。

      可白玉京,明明不是玄道观弟子,仅仅只是站在牌匾下,参悟了一会,竟然便悟出了玄道真意,这怎么可能?!

      可无论岑清雅是否相信,事实都摆在那里!

      风雷无形,可这些残剑布下的剑阵,却能困风雷,甚至从剑阵之中,隐约都能看出与玄道观牌匾之上相似的熟悉感,这毫无疑问,便是玄道真意!

      “破!”

      口中吐出这一个破字,一刹那间,白玉京手中剑骤然斩落!

      风雷都被剑阵所困,邵云波就像是没了爪牙的老虎,再难抵挡。

      一剑之间,风雷剑域瞬间被斩破!

      “手下留情!”

      察觉到白玉京眼中那一抹杀机,岑清雅急声喊道。

      “嗡!”

      剑锋微微一颤,冰冷的剑锋终于还是停在了邵云波的咽喉前,并未刺下。

      才刚刚到玄道观,便杀人,自然容易引起对方的敌意。

      林雨晴还在观内,不用说也能明白,如今外面这一切,也必然逃不过林雨晴与那位观主的感知。

      若是激战之中收不住手也便罢了,如今白玉京已经击溃了对方,再下杀手,便显得没什么必要了。

      见到白玉京的剑停在邵云波的咽喉前,岑清雅也不禁略微松了一口气!

      此事,虽然是邵云波先挑起的,可却毕竟也算是为玄道观的名声而战,若是死在这里,势必会有极大的麻烦,如今白玉京肯收手,实在是再好没有了。

      “胜负乃是常事,不过是一场比试,谁都不必耿耿于怀,白玉京,收剑吧!”

      上前一步,岑清雅再次开口道。

      这一次,白玉京却没有再依然收剑,而是笑眯眯的盯着邵云波说道“刚刚我说什么来着?发誓不要发的这么随意,你做不到的,到时候一心做狗,显得很丢狗脸!对吗?邵师兄?!?br />
      “……”

      一瞬间,邵云波的脸顿时黑的像是锅底一样!

      同样的话,如今白玉京再说一遍,便仿佛利剑一般狠狠刺入他的心脏,扎的鲜血淋漓。

      仿佛将他的脸整个撕下来,放在地上用力的踩。

      “你不敢杀我!”

      面皮微微一抽,邵云波沉声说道“白玉京,这里是玄道观,你敢在这里杀我?!”

      听到邵云波的话,白玉京脸色顿时露出了一抹和熙的笑容。

      “我就喜欢你这么自信的样子!”

      话音落下的瞬间,白玉京手中剑骤然刺出,瞬间便在邵云波的身上开了一道口子。

      当初在无罪之城,白玉京是跟人屠专门学过杀人的,所以,自然清楚,这一剑应该斩在什么地方,才能给邵云波带来最大的痛苦,却不至于杀死他。

      剧痛袭来,邵云波吃痛,额头上顿时流下大滴的汗珠,可却还是硬生生忍住,没有叫出声来。

      “没看出来啊,做狗骨头还能这么硬!”

      脸上满是戏谑之色,白玉京笑吟吟的开口,只是在说话的同时,手中剑却是再次落了下去。

      眨眼之间,便只见一朵?;ū?,邵云波握剑的手臂,便被剔成了骨头架子。

      血肉分毫不差的被剐了下来,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整个胳膊的骨头上,甚至连一丝肉沫都见不到,只见累累白骨。

      “啊……你,你……不敢杀我!”

      剧痛之下,邵云波终于还是忍不住惨叫了出声,只是,却依旧放肆的大笑!

      “白玉京,你这个废物!你以为这样的折磨会让我害怕吗?”邵云波躺在血泊之中,眼中透出一抹怨毒之色,却依然厉声喝道“你越是折磨我,便越能看出你的心虚!你根本不敢杀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出气,来??!继续啊,看看是谁先认输!”

      “知道吗?你真的很像一条疯狗!”

      看着邵云波犹自叫嚣,白玉京轻声叹息道。

      “住手!”

      这一刻,岑清雅清晰的从白玉京身上感受到了恐怖的杀机,急声阻止道。

      于此同时,岑清雅甚至不惜亲自出手,一掌向着白玉京背心拍去,试图逼迫白玉京撤剑。

      只是,她却依然还是低估了白玉京的决心。

      一抹雪亮的剑光闪过,一颗头颅骤然飞起,被白玉京轻巧的抓入掌中!

      “砰!”

      于此同时,岑清雅那一掌也落到了白玉京的身上,直接将白玉京拍飞了出去。

      “噗!”

      一口血喷出,白玉京显然也受了不轻的伤,这一掌岑清雅情急出手,意在迫他撤剑招架,出手自然不轻。

      嘴角溢出一抹血痕,白玉京却似然不在乎,脸上依然挂着一抹灿烂的笑容,将邵云波的人头高高举起,就像对方依然还活着一样,开口说道“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到处乱咬人,就是疯狗!疯狗……是没有好下场的!”

      话音落下的同时,白玉京轻轻一抛,径自将邵云波的人头扔了出去,犹如一个皮球一样,骨碌碌的在地上滚出了十几米远,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一刹那间,整个玄道观前一片死寂!

      每一个人的心脏都在砰砰的乱跳,仿佛那被抛出的头颅,便是他们的一样。

      魔头!

      果然,之前的一切都是伪装,此刻的白玉京,才真正露出了魔头的真面目,这根本便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恐惧在无声之间蔓延,继而又化为了愤怒与仇恨!

      一刹那间,在场所有玄道观的弟子同时将白玉京围了起来,刀剑出鞘,寒光森森!

      身处包围之中,白玉京却依然还是面无惧色,甚至嘴角还浮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这些玄道观的弟子,还真是天真??!

      自己本来就是天魔传人,注定便是仇敌,邵云波先展露出了杀意,却还天真的以为,在玄道观前,自己便不敢杀人,简直幼稚的像个孩子!

      还有这些玄道观的弟子!

      真以为把自己围起来,便能杀了自己报仇不成?!

      且不说,这一次本就是林雨晴带他来,即便是就事论事,邵云波也是在公平的决斗中被自己杀死,即便是要报仇,也得由更强的玄道观弟子出手,而不是任由他们一拥而上,否则,玄道观的脸那也不用要了,这责任,哪里是他们这些弟子能够担的起的。

      更何况,真以为,这一战没有天道观的强者看着吗?

      岑清雅拦不住自己杀人,可若是天道观内的合道强者想要阻止,或者,林雨晴觉得需要阻止,自己又如何杀得了人?!

      若是连这一点都看不明白,白玉京又如何敢出手杀人。

      邵云波不过是手下败将,说的直接点,就是一条狗,烂命一条,白玉京若没有把握,有如何肯跟他换命。

      慢条斯理的从身上斩下一片布,抓在手里,白玉京慢悠悠擦去剑锋上的血迹,淡淡开口道“天道观的弟子,若有谁不服,尽可上来一战,生死……各安天命!”

      “……”

      看着白玉京这幅从容不迫的样子,这些围住白玉京的天道观弟子,心中却也不禁冒起了一股寒意。

      这就是一个疯子??!

      可关键是,这个疯子偏偏还这么强大,迎上白玉京那淡漠的目光,便仿佛有一种无可言语的窒息感扑面而来,这么多天道观的弟子围在这里,竟然硬生生没有任何人敢开口迎战。
  • 木垒积极打造农家生活体验区 2019-10-15
  • 睡眠,对学生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2019-10-15
  • 消委会教你如何挑选家居服 2019-10-13
  • 油锅相煎,饭菜已凉,世界之家,相互礼让,欠债不还,还打贸易,实在不义。 2019-10-13
  • 可怜的大神,这会儿就剩麻子陪你聊天了[可怜] 2019-10-04
  • 改革开放必须坚持以自我革命推进社会革命 2019-10-04
  • 【读史忆人·典故】邓小平为周谷城题写校名 2019-09-23
  • 男子8年考公务员62次 称“公务员是我的信仰” 2019-09-23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9-22
  • 共产主义既按需分配又按劳分配(原创) 2019-09-22
  • 【学习时刻·经济实说①】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胡鞍钢:伟大的发展实践产生伟大的思想 2019-09-21
  • 揭秘深埋地下2500米的天然气“仓库” 2019-09-19
  • 大陆男子在澳贩毒 花2万余元打车逃跑仍被捕 2019-09-19
  • 让全世界女孩嫉妒到发疯——C罗未婚妻乔治娜 2019-09-16
  • 西安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启动 将1∶1异地重现五门道城门明德门保护-要闻 2019-09-11
  • 北京快乐8为什么会输 cctv5在线直播 上海福彩时时乐走势图 浙江风采大乐透走势图 白菜注册送金大全 星期天彩票大奖有什么 德州扑克开服表 七乐彩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400期 京东彩票极速赛车 pc蛋蛋加拿大算法 极品六肖中特 宝来信息娱乐系统 公开二肖中特 体彩排列3试机号